體驗時尚溫度,感受原民文創新美學

瓞畝原地文教股份有限公司

店家地址:
新北市中和區中正路218-1號16樓
連絡電話:
更新中
Facebook粉絲團:
搜尋「程霖

   

擁有陽光般笑容及流利專業的講課教學,生動而有趣的課程,臺下學員們都被陳泰霖給深深吸引。來自奧林匹克地理競賽的領航家陳泰霖,擁有臺大地理環境資源學系的背景,他正在為了探索臺灣這土地上的文化,從回到自己的原生故鄉找素材,發掘原住民族部落文化的可貴及對家鄉的記憶。

一家人就是要愛在一起

太魯閣族的泰霖記憶中大概在5歲左右離開花蓮,當時父親因為一場工安意外就此離開家鄉部落。「那個時候父親受傷的狀況很危急,在花蓮沒有好的醫療設備及醫療照顧,必須北上就醫,媽媽二話不說拎著我們兄妹倆住在醫院看護著。還好外婆家在臺北,給予我們極大的照顧及協助,媽媽得扛起經濟重擔,投入當時熱門保險行業,並扛起一家生計到父親恢復健康為止。」

小時候長年寄宿在親戚家,父親常說自己很對不起他們,叮嚀他們兄妹好好讀書不要跟他一樣辛苦。泰霖心裡明白,一場意外打壞了父親的職場生涯及原本和樂的家庭,雖然身體上受到重創,父親卻沒有因此喪志放棄希望,反倒是他從父親的人生豁達樂觀態度中,學習了敏感觀察力及高度同理心。「我創業時就用了『瓞畝』當我公司名字,它是父親的太魯閣族族名的音譯。『瓞』具有瓜瓞綿綿比喻眾多子孫, 象徵從事教育事業的我,循循善誘桃李滿天下的重要任務;『畝』則是勉勵自己努力耕耘,是驅動自己往對的方向前進」。

從事補教業開始新的人生方向

泰霖從小有著不服輸個性,凡事都要求完美的他,很爭氣讀到臺灣大學畢業,他為了證明自己不是靠加分的原住民,比別人更加努力在學業上,他笑說雖然當不了第一名,還是拿了第二名成績風光畢業。「當時候需要多賺一點錢貼補家用,感覺當家教或是補習班講師收入好像很不錯,就這樣投入這領域中。」他自嘲初期在臺上緊張生澀模樣,到現在游刃有餘生動講課,自編教學課程辛苦自修磨練,經過不斷的演練及排演,感受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的道理。泰霖善用自己的專長跟原住民式樂觀幽默講話的方式,開始建立不錯的口碑,受到全臺灣補習班邀約,北中南東四處講課,一投入轉眼也有十年時間。

泰霖表示地理是比較冷門專業科系,專職教師也比較少。做出好口碑成績後,五年前在同學的引薦下進入國際教育的範疇,以國際奧林匹亞競賽、專題研究為主的教學訓練。為了讓選手在國際賽拿下好成績,也替將來要出國留學的學生做好萬全準備。

出國留學是人生的重大抉擇,學生和家長除了要考慮自己的意願、能力和經濟條件外,還有很多方面需要做評估,包括不同的國外學制的差異、升學途徑、科目的選擇、個人追求與志向、學生性格、畢業後的出路等。泰霖的工作就是培訓奧林匹亞競賽選手,他們大多是為了申請國外大學做準備。申請國外大學除了托福、SAT等要達標之外,學校對於學生申請該校的動機與長短期讀書計畫都十分重視。在個別科目如設計、建築、藝術等,學生都需要提交個人作品集展現課內外活動表現、陳述個人特質、人生故事與曾經應對過的挑戰等,以利學校評估學生是否具有領導力與批判性思考能力。有別於臺灣教育制度的刻板升學方式,國外學校重視的都是個人興趣,以及學生的第二、第三專長所在。在前期規劃上,泰霖的團隊會幫學生規劃一套課程,從多方管道去開發新的教學課程。例如要申請醫科的,就會安排推動的居家長照關懷的課程;對於藝術有興趣專長的,則帶領學生去看原住民族的圖騰,跟其他國外古文化有甚麼差異等等。

行業做久了
市場就是自己的

這幾年來,臺灣發布108課綱特殊選修,以「成就每一個孩子-適性揚才、終身學習」為願景,希望能兼顧學生的個別需求、尊重多元文化與族群差異、關懷弱勢群體等,透過學校及社團的適性教育,激發學生對於學習的渴望與創新的勇氣。泰霖表示培養以人為本的「終身學習者」,自發、互動、共好基本理念,很適合團隊發展原住民族部落的文化特色課程,藉由課程的參訪開發,泰霖重新回到部落並努力找回部落與生活互動的關係。

「經過幾次的課程安排下,我們切入學校的需求,將課程導入更多元的面向及體驗課程,學生從參訪互動之中找到引發興趣,跳脫原本書本架構,加強人文及科學的素質。」熱門的暑假期間全程滿堂,講師們幾乎全臺灣走透透,有的帶領著國高中學生探訪車籠埔斷層看地質結構,去看集集車站的產業轉型,去探訪平埔族聚落了解語言的復振等等。「因為108課綱提出,我們開始接一般生的課程。雖然我們的業務核心仍是關注在國際學生上,但是透過與一般學校的合作,老師們增加了教育前線的參與經驗,同時也提升了知名度,一方面我們可以刺激學生的學習興趣,一方面我們同樣在找尋值得培訓的學生。」

維持良好師生關係
關鍵在於家長放100顆心

補教行業不只在教育學生,更是教育家長如何跟學生溝通與世界接軌。國際教育的學生家長幾乎都是社經地位較高的一群,甚至在許多專業領域上都是專家。「學問越高的家長們有時很難溝通,尤其國際競賽選項及學生志向意願等,有得獎跟為什麼沒得獎的狀況下,父母的高期望及管很大的家長,通常是我們這行最大壓力。」培訓國際教育學生最怕就是錯過時機,往往一個閃失就可能讓競賽團隊失誤,泰霖表示自己像是學生的輔導老師,要適時的引導學生健康人格發展,如伯樂般找出學生的優點及特色讓團隊加分,依照專長給予知識養分。

為了防範這些困擾,補教業者要求每堂課的老師寫教學回饋報告,讓每位家長清楚了解上課過程,透過線上的錄影跟紀錄了解學生學習狀態,避免不需要的誤會及誤解。「雖然這樣對老師來說壓力很大,但也清楚檢視教學的適時性及了解學生回應及吸收程度,即刻針對問題做改善。透過這樣方式,家長們從中了解我們的用心,放心將孩子交給我們。」

回到部落的感動 讓更多人了解文化的美麗

這幾年來為了讓學習課程更多元化,泰霖帶著學生家長和學員們回到自己部落做了走讀旅學,他有了很深的感觸,因為教學十餘載的時光,從臺灣頭到臺灣尾、從上海的大城市到雲南的小農村, 卻忘了滋養我的故鄉,「我重新踏進秀林鄉可樂部落時,心情上很複雜,我出身在部落卻感覺距離好遙遠,在親戚的招呼對談下,感受自己是一個外來人,帶著這個心情我回到臺北,開始跟夥伴們討論,提議將具有深度、廣度和溫度的文化課程走向部落,讓更多人了解原住民族部落的美,讓大家看見在部落裡努力的青年,去感受原住民族部落的故事。」

今年暑假泰霖帶領著學生探訪南投眉溪部落,認識了王嘉勳這位賽德克青年,讓他十分佩服嘉勳的勇氣及有遠見的執行力。「遇到嘉勳這個合作夥伴,在他身上找到許久不見的熱情,點醒自己對原住民族部落許多迷思及不了解。」泰霖表示深深被這群原住民族部落勇士們打動,他們在部落裡認真用創意、用行動將文化推展出去,雖然學生們一時半刻很難吸收,但一傳十的傳播力量卻有無限大的能量。補教業雖不是正統的教育體系,但一樣可為學生授業解惑。也因為這樣機緣,泰霖在未來的教育思考上,將嘗試與部落建立更多的連結,透過他的教育課程,讓學生對於原住民族的文化視野具有敏感度,透過學生的學習將原住民族文化議題推向國際。「這次經過輔導精實創業計畫,身體的基因好像開始啟動,夥伴們的創業故事及家鄉部落,都是值得深入探訪的課題,讓我感受成為原住民的一份驕傲。」

產品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