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產地到餐桌,原民美食報你知
#餐桌上的美味

出力釀

店家地址:
臺東縣東河鄉都蘭村都蘭路308號
連絡電話:
0925-355-510
連絡信箱:
介紹

飲一杯感情釀的酒回鄉讓生活更美好

「糯米酒香是我們家裡最熟悉的香味。」高悅心憶起早期爸爸開著小發財車回台東,沿路將一箱箱釀的酒銷到各個店家,回鄉的記憶就是跟酒一起睡出感情的。

為了能跟部落在一起 所以我們釀在一起

在許多宴客場合或是特定發表會中,不難發現一瓶瓶純白色的糯米酒,大大字樣「出力」相當顯眼,對族人來說這是一個直白的語言,也是出力糯米釀的精神所在。高悅心與姊姊、姊夫許震詮,曾經是在台北城市打拼的族人,為了生活離鄉背井,回鄉的動機都是為了小孩,希望小孩能夠在部落長大。團隊間評估部落及都市生活,東算西扣發現回鄉下好像比較省。許震詮說,「當第一個小孩要上幼兒園時,就開始跟老婆討論回家鄉生活,後來想想都蘭娘家的位置及環境機能都健全,離台東市區也近找工作應該比較容易。」萌生意念後,一直到兩年前全家才團聚在都蘭。

許震詮表示,自己是花蓮貓公部落的噶瑪蘭族,長年居住在北部,對自己文化了解不多,後來在台北的原住民風味館上班,幾年期間接觸了許多原住民族產業及優秀部落族人,才開始真正接觸各族群文化。之後老婆及小姨子也一起加入原住民族產業,想說回到台東可以銜接現有資源,找文化產業相關工作。然而這念頭一閃就好幾年過去,突然有一天高悅心的姊姊說 :「我們去跟爸爸學釀酒好不好,回台東可以試看看,搞不好是一個新方向。」就這樣夫妻開始回鄉釀酒之路,可以在都蘭生活,跟家族一起工作感覺幸福又知足。

重回在都蘭這片土地上生活的感動

   

 許震詮說起自己岳父,有一種驕傲自信感,「岳父是一位職業軍人,退休後傳承阿嬤的釀酒技術,開始專職釀糯米酒,已有穩定的經營規模,向全台灣市場去賣,真的有夠力。」高悅心回憶起小時候,當時候資訊不發達,父親就會算好釀酒期程,釀好並完成裝箱後,按送貨路線從北到東,沿途送酒到原住民風味餐廳、卡拉 OK店、檳榔攤等店家,「記憶中的每次回都蘭時,父親就樣一站站的送酒,我們就邊玩耍,小孩們窩在貨車廂中聽著酒瓶撞擊聲,一路睡到家。」後來因為私釀酒抓得很兇,檳榔攤跟卡拉 OK 店也漸漸減少,就停下來沒做釀酒生意了。

許震詮提議想跟岳父學釀酒,很怕被他老人家拒絕,或是怕被念為何不去好好工作等等,但一切的憂慮都是多想的,「我岳父他一口就答應,但卻認真的警告我,學釀酒就不可以跟他女兒離婚,因為在阿美族裡,釀酒只家傳不傳別人的,這會破壞傳統禁忌。」釀酒就這樣開始了,結果初釀下來品質就很不錯,四處請朋友親戚們品嘗試喝,大家給予回饋,也都很滿意。「之後有朋友開始向我們訂購,接單數量也越來越多,我們開始在 FB 試水溫,向朋友開放訂購,就這樣一傳十十傳百,越做越有信心,感覺可以當作一個事業來發展。」

 三年前慢慢將生活重心轉回台東都蘭。高悅心先回都蘭工作生活,一方面整理都蘭老家。高悅心表示,「我們希望能在阿嬤以前釀酒的地方,接續老人家地氣,保佑我們能夠像他一樣擁有好的手藝做出好的酒。」

堅持自己做就得從酒麴開始做起

 說到品牌的由來,當時因為都蘭豐年祭活動,跟著青年會的「出力」標語一起,大家叫著叫著也就成為糯米釀「出力」品牌。團隊表示,每到祭典時需求量愈來愈大,也開始製作婚禮桌酒及活動現場的餐酒,這兩年間多踩在違規的界線邊緣,他心裡想,「這樣躲躲藏藏遊走法律邊緣,一個不小心可能會毀了之前的努力,下定決心申請酒牌,自己蓋一間製酒工廠,要做一個事業就好好地、正規地來執行。」

後來團隊常常與朋友討論,開始蒐集許多資料做評估。高悅心說,很多人提議找一個合法製酒工廠,提供配方授權來製作就好,但心裡還是覺得糯米酒少了一點人情味,會變成跟市場其他糯米釀一樣,無法凸顯特色。「我們還是堅持手做,雖然累一點,但客人喝得出我們的誠意,有出力才喝得夠力。」

後來決定報名輔導精實創業,團隊針對很多環節進行盤點,想找出自己最有力的優勢,就決定從做酒麴開始。專研原住民族酒麴的知識並不多,請教了電光部落、長濱部落、都蘭部落並進行調查,詢問擅長製酒的老人家,並研究他們製酒麴的藥草有哪些,也收集各地做酒麴的方式,研究出適合自己的酒麴。許震詮說,酒麴就像是一個新世界,「我是一位都市原住民,連一般野菜都很難辨識,為了酒麴上山採藥去,藥草每一株都長得差不多,哪個是草、哪個是藥傻傻分不清楚。」剛開始時,他被同行老人家笑說,如果他被放在山裡,拔錯草、吃錯藥絕對會出問題。老人家說,現在自然的藥草也比較少,因為有些人上山開墾會灑藥,有些不耐藥性的藥草就無法生長。每個藥草都有不同特性,調配出來的酒麴自然風味也不同。高悅心表示,「出力」品牌中有重要三大元素,有自製活力的麴、特選優質的米及都蘭乾淨的水,他希望扭轉部落都是小米酒的印象,其實糯米酒才是一般的日常釀酒。「我們研發出非喝不可的理由,來自酒釀的靈魂「酒麴」。針對地區族群、製作工法、藥草種類等,掌握了方法與比例,整理出 3 種類型的酒麴,分別為電光酒麴、長濱酒麴、都蘭酒麴。」產品上也依酒麴及酒精濃度做出區隔,開發了出力 ( 都蘭麴 )、漂釀 ( 長濱麴 )、曙光 ( 電光麴 ) 三個產品。未來會在家附近開闢一區藥草區,培育藥草同時方便採集,也開發教育課程供給大家來體驗。

釀酒必須要放很多感情才會好喝。用製酒時候的歡樂心情,才可以釀出開心順口的酒。

老人家的智慧及經驗 是最珍貴寶貝

老人家的智慧及經驗 是最珍貴寶貝高悅心說,這一年以培養酒麴為首要任務,製酒部分只接特定訂單。由於各區酒麴作法不同,發酵速度也不一樣。藥草在四月份採集,必須經過 2~3 周日曬,夏天炎熱是製作酒麴最好時機。趁這一年時間我們已經做好了麴種,期待工廠作業能順利完成,酒麴才能派得上用場。

 說到釀酒製酒,姊夫許震詮不得不佩服他岳父,「我們家釀酒主要糯米煮好,一定要沖涼等冷卻,再做翻拌的工作。岳父教導非常嚴肅謹慎,態度上讓人敬佩。老人家沒有用溫度計規定幾度來翻米。光翻糯米就非常累人,一大盆的糯米溫度很高,必須彎下身翻,手勢前後翻動都有順序,手指須張開盡量撥開散熱,把握時間不能偷懶。」一開始學的時候完全沒有頭緒,後來熟悉每個環節後,體力上省力不少。「岳父主要讓我們感受菌是活的,酒釀會呼吸,不同季節就得調整手感溫度及作業時間。」夫妻倆前後大概花了半年時間,才逐漸可以抓到訣竅。

說起失敗釀酒經驗,許震詮笑著說,「真的很神奇,有時太甜,岳父就說是不是有吹到風,布沒蓋好,菌會感冒;有時好苦 ! 直接問我們製酒時是否夫妻有吵架或是當天有罵小孩。」岳父叮嚀釀酒前一定要有儀式,讓祖靈及阿媽保佑這批酒能夠成功。「一定要唱開心的歌或放好聽的音樂,因為阿嬤他會來幫你完成。」這才讓許震詮了解,釀酒必須要放很多感情才會好喝。用製酒時候的歡樂心情,才可以釀出開心順口的酒,所以他堅持自己親手製酒,若給工廠生產就失去了情感。

高悅心說,「現在父親比較放手讓我們去做,也肯定阿詮的專業投入,後來我們將瓶身容量改變,價格提高,經過我們的方式推銷出去,居然在市場上跑得動,家人都覺得很驚訝 !」老人家剛開始也很懷疑誰會買,但跟他們溝通後,知道真心手工的製作,就應該要有這樣的價格。

 經過輔導精實創業得到許多協助,對於食品工廠專業,尋點的位置及衛生環境的評估等等,委員提點他們不要衝太快、不要太貪心,以三年計畫來評估,小而精準的規模做穩定再發展。團隊感謝的說,「創業一路上都有貴人來相助,未來工廠完成後,除了釀酒外,結合部落導覽遊程時可融合簡單 DIY 體驗,讓大家更了解原住民的飲酒、釀酒文化。

 悅心表示,一百萬只是個開始,鎖定方向專注地前進,累積到一定的量,就會被發現,貴人自然會出現。為了多了解酒的文化,他也去研習專業試酒師課程,「多吸收知識可能帶給我們新發現,製作酒麴是製酒基礎開始,期許自己可以成為釀酒職人,酒的專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