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產地到餐桌,原民美食報你知
#大地果實

飛鼠咖啡

店家地址:
嘉義縣阿里山鄉達邦村特富野社9鄰228號附6
連絡電話:
0926-413750
連絡信箱:
相關網站:
介紹

親切甜美的笑容,來自阿里山鄉特富野村的鄒族女孩陳瑜安。瑜安回鄉創業,立志要將山上的自家咖啡園發揚光大,她將咖啡品牌名取為飛鼠咖啡,因為鄒族「錢」的諧音(peisu) 念起來就像飛鼠,而飛鼠咖啡聽起來也特別地充滿部落感情。

入選輔導精實創業計畫 讓家族夢想
更近一步

瑜安今年28 歲,剛踏入職場不久即投入家族產業。她就讀世新大學新聞系時就在原民臺打工,對於族群文化很有想法,畢業後在警察廣播電臺工作,近幾年父親想要將自家咖啡產品進行升級,瑜安自己也很有興趣,決心放手一搏回鄉來創業。

想創立咖啡品牌的動機,很單純地是因為瑜安的父親希望孩子能夠一起參與家庭的事物,他發現市場上有許多臺灣咖啡品牌都有不錯的銷售成績,而家中自產的咖啡豆在阿里山的優質環境下生長,種出來的咖啡豆品質一直受到烘焙師及業者肯定,陳爸爸表示,如果一起開創屬於自己的咖啡品牌,應該可以為下一代找到回鄉的動機。家中的咖啡園位於阿里山鄉特富野村海拔1100至1200公尺,山上四季溫度平均在18度至25度之間,日照時間充足,通風、排水性良好,整體環境條件優良,搭配適中的降雨量,配合咖啡樹的開花周期就能夠生長得很好。他提到大約在四年前開始採收咖啡豆,賣給烘豆師及業者,開始產生經濟效益,而近二年請烘豆師代烘咖啡,在自家平臺及部落市集銷售都有不錯的回購率。所以陳爸爸努力說服瑜安,要不要試試看自己來做咖啡品牌,自己烘豆與販售,瑜安就以這方向參加輔導精實創業計畫,期望在創業的路上得到專業的協助,也開始重新認識咖啡。

   

瑜安說:「我是一個職場新鮮人,還沒有太多社會歷練就投入創業,雖然幸運地得到原民會輔導精實創業計畫的補助,但剛得獎喜悅沒多久,一股壓力讓我失去方向,心裡十分慌張,還好輔導團隊及家人一直支持陪伴鼓勵我,讓我可以度過一個個關卡。」瑜安心裡明白萬事起頭難,缺乏社會歷練的她,拾起當學生時的求知研究精神,凡是能問、能夠請教、能多學習的場合絕對不放過,年輕的她,憑著一股衝勁堅持往理想中前進,讓原本徬徨的心更加肯定。

咖啡不只是咖啡
是維繫一家人的甘苦香甜

瑜安的咖啡,跟爸爸、媽媽有很深的連結。爸爸媽媽年輕的時候,喝咖啡是件很高級的事情,喝現煮咖啡要去高級的西餐廳才喝的到,一般市面上看到的都是罐裝咖啡與三合一即溶咖啡,沒有人真正看過咖啡是長甚麼樣子。後來,阿里山鄉農會開始推廣咖啡時,才恍然大悟原來日治時代種植在自家山上的樹,會結紅紅的果子還有白色香香的花,就是珍貴的咖啡樹。山上那片土地原本種植愛玉,十幾年前在農會推廣之下種了約5000顆苗左右,當時無心從事田園管理的陳爸爸,在里佳部落養殖鱘龍魚事業做得有聲有色,無暇管理那些果樹,就任由樹苗自行生長。108年莫拉克風災重創阿里山區,將陳爸爸的養殖場幾乎摧毀,後來輾轉去了花蓮玉里養殖鱘龍魚,過沒幾年也因颱風的侵襲再次重創。他說:「遇到兩次風災,但很慶幸地我們都能平安度過,我想這應該是祖靈要我們回到家鄉重新開始,我就此打消養殖鱘龍魚的念頭,回到山上專心工作。」

瑜安說,那時候年紀還小,不太能體會爸爸事業的低潮,只覺得一家人能夠一起再上山生活很快樂,還好爸爸樂觀勤勞閒不下來的個性,很快調適好心情,決心留在老家將山上的田地整理好。

剛回來務農還是以愛玉為主要產物,後來接收到愈來愈多咖啡的資訊後,發覺咖啡產業很有未來市場性。他說:「10年前雲林古坑咖啡當紅,我就帶著自己生產的咖啡豆推銷給雲林的咖啡業者,沒想到大家都持續有回購,回饋反映都不錯。」瑜安回憶說,原本種植咖啡豆的田地位於傾斜45度的坡上,每次都需要爬上爬下採豆,後來參觀其他同業從中吸取咖啡田園管理方式,修正管理方式漸漸地做出心得,租下周邊較為平整的地區開始大量種植咖啡樹,一心朝向專業咖啡農邁進。

瑜安說:「以前農會種下的咖啡樹我們一直沒管理,我回來幫忙後大約剩下2000顆左右,每一棵咖啡樹都養得跟梅子樹一樣高,因為咖啡豆很珍貴,採收時期很短,要把樹砍掉真的很捨不得。」後來他發現其他果園的咖啡樹都修剪在150公分左右高度,讓人力方便採收,除此之外,每隔8~9年砍掉一次樹的主幹,讓樹可以重新生長。讓一株咖啡樹反覆經過2、3 次的重生,咖啡樹的收穫產值期間可達30年之久。現在陳爸爸對於自己的咖啡種植技術很有信心,並鼓勵培養瑜安的弟弟成為專業咖啡師,瑜安則可以專心於公司管理及開發業務工作。

療癒心理的咖啡 家裡最緊密的感情

「不知道從甚麼時候,朋友來我家時, 端上的茶杯裡不是茶而是咖啡。」瑜安講著講著,驚覺到這就是他們一家人與咖啡的黏膩度,家裡充滿著濃濃的咖啡味。瑜安媽媽說,以前大家都說喝咖啡會提神會睡不著,自己都不敢喝,後來自己種咖啡之後,喝自己家的咖啡很不一樣,沒有睡不著或胃不舒服的問題,反而是會讓人心情愉悅、情緒安定的飲料。

瑜安說,在銷售烘焙咖啡這條路上,還有一大段路要走,「家人出了一個很難的題目給我,但我不孤單害怕,因為我們的心可以緊緊相繫,一起面對挑戰。」自家產的農作物有很穩定的四季經濟,有高山蔬果、轎篙筍、愛玉等,讓家中生計穩定持平。家人給了強大的經濟後盾,讓她可以自由發揮。瑜安明白當一個咖啡農很辛苦,每項作業都是揮汗心血換來,親自下田作業才發覺父母親以前的辛勞。雖然很多時候想抱怨,但一回到山上時,那些憂煩都會消失。她很享受與天地共生共存的認真生活方式。說起自家咖啡,瑜安有一種幸福的感覺。她說:「我們的咖啡,雖然比賽沒有得獎,卻有一個特殊的氣味及後韻,我很難回答好不好喝,不過喝了心情會好、精神也變好,我想應該也算是好咖啡吧。」

瑜安的咖啡之路才剛開始,秉持樂觀進取的態度,未來的自家烘豆應該會更有自家咖啡的特色,期望找到一個屬於自己咖啡的詮釋,讓我們期待一杯好心情療癒咖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