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の熱量を体験しながら 原住民文化・新たな美学を感じる

角琉璃 JIAO

店舗住所:
臺東縣太麻里鄉大王村五鄰金萱路77號1樓
電話番号:
0981-031-025
Facebook:
搜尋「角琉璃 JIAO

楚玄本來只是遵循著大部分當代原住民族青年的路,離鄉旅外出去求學工作,然後又在因緣際會下回到部落,被大多部落族人認為是鐵飯碗的公務人員的人生樣態走下去,不過楚玄在最後這個階段,因為在政府機關擔任約聘人員時,確信自己沒辦法在這樣相對無趣的生活中過活,她心中仍對於族群文化保有熱忱的使命感,最後她創立了「角琉璃」的琉璃珠製品產業。作為七年級末的女性來說,她付出了許多,也獲得了更多。

接觸到這個工藝的機緣是來自楚玄同為大王部落族人的老公,他們高中當年分別就讀臺東高中的藝術班和體育班,不過高中時候兩人僅只有對彼此有印象,並無太多互動,而是各自到了外面生活一陣子後再次返回部落時,因為兩人都有喜歡騎單車的興趣而又牽線在一起,從相戀到結婚,如今他們已是幾個孩子的父母了。不過楚玄一開始對於返回部落生活覺得有些苦悶,因為她原本並沒有要回臺東工作的打算,但是家人認為作為女性的她在外面容易吃虧,再加上當時在臺北的工作並不穩定,便半推半就回到部落,結果家人希望她能夠考取公務員就近在臺東工作,準備考試期間,是在母親所開的小吃店幫忙打工,不過對她來說,她想像的返鄉工作並非如此。

楚玄原先是「比亞的草屋琉璃珠工坊的成員之一,這個工坊是她公公所創立的,公公當年軍職退伍後,意外接觸琉璃珠的燒製課程,便全心投入,子承父業的楚玄老公接手工藝事業長達十年之久,在與楚玄結婚之後,剛好公公已退居幕後專注於個人創作,兩夫妻在不斷討論之後,決定以新的名號作為創業的起點,兩夫妻在這間公司負責的部分都不同,楚玄具備商業能力而老公擁有創作才能,兩者雖然常有價值觀和理念上的衝突,但其實兩者是可以互補的。

楚玄的行銷能力,是在過往工作經驗中養成她的,老公雖同為排灣族,但公司由楚玄作為負責人,最大原因是老公的藝術家性格,使他更在意自己的作品是否可達到水準,只因他相當抗拒商業市場的那套模式,擔心他無法勝任老闆的角色。雖然幾次為這件事爭執,但回首她老公也是因為堅持,在工藝界才能有一席之地,楚玄這樣想就釋懷了,但不是所有事都可以轉個念就好,因為原本由公公手中接下此事業,並轉成公司模式,楚玄很焦慮,畢竟沒有當老闆的經驗,楚玄也為此灰心過。

她自己喜歡畫畫及手作,但作為公司老闆須要在意的東西很多,她笑說:「別人知道我們有百萬資金的挹注都很羨慕我們,但是他們要是知道拿到之後要做的事情,恐怕會跟我們一樣笑不出來。」不過話鋒一轉,她說也因這個輔導精實創業計畫的入選,給了她一個檢視自己能不能獨立經營一間公司的機會,這是相當大的挑戰。

在討論到創業期所受到的助力和阻力的時候,她毫無遲疑地直接說都是孩子,楚玄育有兩子,楚玄回憶她說到童年時父母因忙於工作時常在她生命中缺席,就不用說學校的活動。因此她希望自己不要重蹈覆轍,所以接手轉成公司後,決定在家工作,但陪伴孩子的時間和工作的量並未減少,使楚玄吃不消,不過現在都已克服了,正走在創業老闆的路上。

作為79年次的楚玄,年紀在此次輔導精實創業計畫的入選團隊中相對年輕,不過她卻也經歷過被漢人辱罵「番仔」的經驗,她坦然卻無奈地說:「我其實滿驚訝的,都什麼年代了還有人會說這種話。」雖然說她待在部落的經驗不多,但她從小就知道自己是原住民,但因為身分法的緣故,其父親是外省人,因此在身分註記上並非原住民,這讓她在學校發生過一件軼事,老師曾在班上詢問說有誰是原住民,楚玄想也沒想的舉手,回到家之後才被母親告知自己不是原住民,但這件事也讓楚玄思考自己的身分,也曾有過許多猶豫和衝突,後來到了高中換了母親的姓氏而正式有了原住民族的身分,這讓她大為振奮,因為這意味著她要向任何人說自己是排灣族的時候,不再有任何遲疑。

   

琉璃珠工藝成了楚玄對於文化追求的一個方式,雖然說「角琉璃」的作品相較於外面的相關產業來說,單價是高了不少,但是對她來說,除了公益價值外,她希望透過物以稀為貴的營運方式,再加上琉璃文化中的涵義和故事,將每個作品從傳統留下的意義和祝福等心意轉化成不可取代的價值,送進每位顧客的心中。

      

不過這次適逢新冠肺炎的疫情影響,有兩個月的時間是完全沒有收入的,包括來店購買產品和手作體驗的客人,雖然這是個難關但楚玄仍有信心能夠度過,因她確信自己的商品故事是相當獨特的,所以她練習如何表達,將產品故事能夠完整的傳遞給顧客,以達到更高的行銷效益。

最後她向有心與她一樣,想要回鄉創業的年輕人說,如果真的對於返鄉有強烈的理想和夢想的話,就盡量去試試看,不要害怕。

產品介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