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業故事
2019.07.05

音樂界的拳擊手 BOXING

音樂界的拳擊手 BOXING

BOXING是臺灣首支原住民族拉丁饒舌樂團,以拉丁、搖滾、嘻哈、融合風格為主。團員是從海洋音樂季結識,六位成員是由屏東排灣族的3對兄弟組成,皆具有拳擊選手的背景,也因此以BOXING為團名。

2014年同步發行排灣語專輯《野生BOXING》和中文專輯《BOXING》,並以《野生BOXING》專輯入圍第26屆金曲獎最佳新人獎、最佳樂團獎、最佳原住民語歌手獎及最佳原住民語專輯獎,最後獲得最佳新人獎的肯定。

因緣際會認諾阿妹 開始改變樂團型態跟曲風

BOXING樂團原名「SE樂團」,2010年正式成軍以來多在各大音樂節場合演出,因緣際會在原住民族電視台的音樂節目上認識了天后張惠妹(阿妹),阿妹給予BOXING很多資訊上的協助,並幫忙樂團型態跟曲風的改變,同時介紹製作人及音樂人讓BOXING認識。

野生BOXING碰上都市後的BOXING母語讓我們的生活更加貼近

BOXING發佈了兩張專輯,張是野生的BOXING張是都市後的BOXING,剛開始用母語創作是因為他們本來的日常就是講母語,所以母語創作自然而生。剛開始他們很怕聽眾無法意會母語的意思,但是他們相信可以用音樂節奏吸引大眾。他們也發現不定只有原住民族人學習母語,也有許多平地小孩接觸原住民族的語言而且試著學習。BOXING學習父母的語言,也會讓家人間的感情更加親近。

關於《獵人與殺手》的創作源起

獵人在排灣族的地位非常高,狩獵並非昧的的亂殺,獵人會教導族人如何狩獵,在平地人眼中獵人就是破壞生態平衡的兇手,但其實不然,因為只有獵人會跟自然生態相處,進而與大自然平衡之,所以這首歌想要表達的是件事情真正原有的樣子」

《回家的路》傳達都市打拼心繫部落的心情

家是我們力量的來源,當我們遇到挫折、難過,我們都會想到還有家:公司是我們家、音樂也是我們家。

這首歌最特別的是,BOXING特別回到部落錄音,讓部落裡的小朋起合唱歌曲中的段母語,意思是:老人家看到小孩你終於回家了。在回家的路程中,每次聽這首歌都很有感觸,想回家但不敢回家,因為沒有成就而不敢回家,但我們不想讓家人擔心,所以久久才回去次,每次回去老人家都會喜極而泣,關心我們有沒有睡好、穿暖。這首歌也想鼓勵在外打拼的朋友,有空記得打電話關心下家人,因為我們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我們需要珍惜每天。

《文樂豐年祭》用音樂展現部落豐年祭的歡樂

豐年祭在部落中是快樂的象徵,不僅僅是大夥相聚,當中也有跳舞和民俗競技,傳達快樂、起合唱。因此這首歌想要傳遞部落豐年祭很快樂的氣息。

一點點理想再加一點點文化機會總是留給準備好的人

音樂的路要直堅持下去,要不斷的創。BOXING直很希望自己的音樂能傳達到更遠的地方,與世界互相交流。

不分語言繼績創作,想要傳達更多的音樂型態,用音樂交朋友,這是他們的初衷。給自己或給其他創作樂團個機會互相認識,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喜好,沒有誰比較好或比較不好,要認同自己的身分然後開始去創作。

我們不能去想我們的作品能發展到哪裡,這是要步來,不可能蹴可及」。BOXING鼓勵用族語去創作,只要在自己的理想上加點文化,不管大大小小的舞台都應該去嘗試,因為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