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業故事
2019.11.05

用最單純的聲音歌唱 馬詠恩與農男樂團

用最單純的聲音歌唱 馬詠恩與農男樂團

原住民布農族歌手馬詠恩,與四名非原住民族的團員組成的「農男樂團」,歷經三年時間製作《看月亮SADU KATA BUAN》專輯,原漢同行,透過音樂表達對神的敬虔,還有對人、對土地的關懷。


伯樂慧眼獨具稱原民歌者像是未經雕琢的藝術品

原住民族資深音樂李守信(白)老師在因緣會下,於2014年在春日國小舉辦的「玉里音樂營,發現了來部落教會表演的馬詠恩,之後便想要運用己30年的音樂經驗建立平台源源的原住民族音樂人才發揮。表示原住民族的人其很像大理,從山上拿下來的時候都是灰灰白白的,但切割琢磨,塊都是非常了不得的藝術作品」。

唱得好的歌手不一定能出名,這是音樂園沒有辦法控制的殘酷現象,因此認識了馬詠恩之後,小白老師便想要個非常強大的樂隊來幫馬詠恩伴奏,用層更好的技術,詮釋很難演釋的原住民族音樂。於是20152016年間陸績找到了于曹家瑋、張博誠還有陳丞,組織成為優秀的隊,做最不樣的音樂;也年後,次報名金,就雙料入最佳原住民語專輯獎」及「最佳原住民語歌手獎」。

一箭穿心的渲染力純淨的歌聲代表的是原民精神的傳承

初遇小白老師,馬詠恩只是一個喜歡唱歌彈吉他的小朋友,對於音樂沒有任何概念;經過了兩年的磨練與學習,加入農男樂團後,調整了很多唱歌時的壞習慣,跟著團員們一同成長。

其他的團員們對於第一次聽到詠恩的歌聲,只有四個字可以形容,就是「一箭穿心」。乾淨純淨的歌聲,不管對樂手或是觀眾,都能完全帶領你進入情緒當中,那是充滿靈魂的唱腔,是上天賦予的天籟之音,擁有無可比擬的渲染力。

在歌聲外的,還有原住民族歌手想要透過歌曲傳遞的力量。馬詠恩的歌曲中,抱持著「傳承」二字的精神,透過樂曲告訴部落的年輕人關於禱告或是對於這片土地、對於祖靈還有族人的熱愛,這是詠恩在往返台北與部落間,心建立起的一份責任,讓部落的弟弟妹妹們,也能以他為榜樣,喜歡唱歌、喜歡表演,這就是這麼簡單又美好的事情。

第一首自己的創作《腳印》是寫給土地的歌

第一次自己創作,第次在很多人面前表演創作,第次參加比賽,馬詠恩用《印》創造了很多次。這是首寫給土地的歌曲,也是寫給家及爺爺的首歌;歌的古謠是爺爺第次教唱的歌曲,對於詠恩來有非常大的影響力,就似一份重頭開始的初衷。

《腳印》的歌詞訴這是條爺爺幫我鋪好的路,要我穩穩地走,什麼都不用擔心;同時也像是在提醒著,屬於自己的這條路要扎扎實實的走,在這條路上讓更多人知道你是誰,並分享、欣賞及尊重那個與你膚色、語言不同的人。副歌的涵其實是有脈絡的,講述在打到獵物後,我們讚頌且感恩,馬詠恩在演唱時改編了原本的唱法,新的詮釋也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音樂是溝通的工具我們的樂曲是旋律中的山與海

小白老師說:「做流行音樂最大的好處,就是音樂讓我跟16歲的年輕人打成一片,也讓我跟比我還年長的人打成一片,音樂就是溝通的工具,所以團員間也用音樂溝通。」老師透過原住民族電視台的節目「圓夢舞台2」匯集了所有團員,用此機會練兵、重新編列歌曲,磨出彼此的革命情感。「鏡頭前的這些團員,是目前在台灣30歲左右,不管在技術上或是音樂的理解上都是最棒的樂手。」小白老師期待馬詠恩及農男樂團在不遠的將來,不要只看台灣市場,而是往世界邁進,不單靠靈魂支撐,而是用西方人了解音樂的方式去演奏、去傳達。

馬詠恩與農男樂團的成員們很開心可以認識彼此,雖然除了詠恩外,所有的成員都不是族人,但大家都共同熱愛著原住民族的音樂,用最自然的方式呈現樂曲,讓《看月亮 SADU KATA BUAN》這張專輯充滿山、海、大自然的氛圍,提供聽者徜徉於自然間的舒心與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