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業故事
2022.01.14

《第四期刊》尤瑪·達陸

我的使命是替傳統開展不同的路,讓想投身部落的年輕人有所選擇。

過去的三十年裡,尤瑪·達陸全心投入文化復振的研究者工作,為了尋回部落遺失的傳統,從最開始的十年從事博物館物件分析,整理了泰雅族傳統服飾的八大系統,透過大量田野調,在象鼻部落成立「野桐工坊」並開始教導部落婦女織布,重現早已失傳的織布技藝。在第二個十年中,在此期間將原民工藝重新帶入博物館、且運用傳統元素創作大型裝置藝術。第三個十年則更深耕於民族教育,陸續於原住民族地區推行傳統文化的民族教育實驗小學的發展,因此2016年在台中成立全國第一所博屋瑪民族實驗小學,這樣的促成成功效應也讓全台灣目前已經成立超過三十二所原住民族實驗國小了。

以一件泰雅族傳統的新娘服為例,上面每一條紋理、每一個圖騰,都與當時歷史脈絡環環相扣,從來就不只是花衣而已。如同服裝可能織出「銅鍋」的圖案,便是因為在當時金屬器具取得不易,稀少而昂貴的「銅鍋」常是一個家族重要的日常器物之一。在新娘服上織出「銅鍋」的象徵圖紋,便是期待自己的女兒未來婚嫁之後,能被夫家當成至寶珍視;這種真摯地盼望,被投射在物件之上、轉化成意象、乃至於在織線的經緯,一件新娘服才得以被製成。

傳統文化源自於生活經驗的轉化,每個細節都蘊含了文化的血脈。

 談到有甚麼可以給年輕的設計師們建議時。尤瑪·達陸提到:作為一名織者,作品從製作到完工,需要經歷漫長時間的醞釀。織品作業前期是極度理性的;每一條線被擺放在的位置,或前或後,向上或往下,唯有清晰理性地建構,才能羅織出縝密的圖形,但是每個織作過程,又投射著濃重的期許與情感,唯有對自己的傳統了解越深累積越厚,創作的寶藏越豐富,並且提供另一種祖先關照世界的角度及方法。

創作是一個從整理到取用的過程

「從形狀、顏色、質地、紋理、技法乃至於背後的歷史脈絡,如同整理房間一樣,唯有將這些元素細心地釐清,分類擺放進心底一座巨大的格櫃之中,才能在創作時隨時取用。」創作者唯有先讓自己「定錨了解自己承載了什麼,現在站在哪個位置,才能走向下一步的運用與創作,而這也是尤瑪·達陸期許,未來原民會在Ayoi品牌長遠規劃中,能協助新銳設計師的部分。

從2020年起,尤瑪·達陸的「五十年泰雅文化推廣計畫」正式邁進第四個十年,她將未來十年的主軸設定在部落永續、科技農業的發展及將台灣的原住民族傳統帶向國際上。「在過去,我主要協助的對象都是部落婦女以及幼兒,而未來我將開始擴及到部落青壯年人,以及銀髮的長輩。」尤瑪·達陸語氣平和,意志卻堅定無比。「我之前做過很多不同嘗試將傳統與科技結合,如之前的電子織品,乃至於現今的科技農業上,本質上其實都是一樣的,因為這些就是未來的趨勢。」原住民不是只定格在傳統的歷史中,而是可以插上翅膀,飛躍入時代的前端。

若只守著傳統技藝,將不足以抵抗現代文明的浪潮

尤瑪·達陸很清楚這個道理,所以從事像「服務生態循環利用」的苧麻永續農業,便是跨出文化領域的重要創舉。透過妥善利用苧麻種植與使用的過程中生的副;例如:葉子、根莖、乃至於發酵過的水等等,便能為成魚塘、家禽養分的提供,甚至能結合生物科技,開發苧麻相關的健康飲晶。為了完善這個系統,尤瑪·達陸甚至攻讀了藝術管理領域的博士學位,她笑「我的碩士學位與織品相關,實踐泰雅族傳統八大支系服裝,這一用就用了三十年;如今這個博士學位,未來也可能再運用二十年吧!」

尤瑪·達陸認為,我們過往的教育制度裡,不曾教導我們如何回歸山林;因此,在探究青年為何不回到部落時,應先思考部落究竟有什麼樣的需求,在現在與未來。如同訪談開始到的替傳統開展不同的路」,便是這個意思。尤瑪認為部落大多都以農業為主要的經濟來源,科技農業的發展,未來將是帶動部落復興的核心,當部落的在地業能正向循環,讓年輕人看得見未來願景、知道這是一條可行的道路,才有機會讓更多青年「有選擇」的留在部落、進而投身部落產業。

「部落和大自然的關係,本來就應該是和諧共生的。」尤瑪·達陸這些年以來,與世界各國的原住民族都有很深的交流。其中,紐西蘭政府與當地毛利人的文化政策特別得借鏡;國家和民族透過「信託」的模式,將山林、河川、海洋在有相對保護條件的前提下,進行專業託管並把權力還給毛利族人及部落,讓他們得以保留及永績的文化內涵。尤瑪表示,一套適用於臺灣社會的模式目前仍在研擬階段,在未來,希望亦能留給部落一個回歸山林、河川、海洋生活的另一種選擇。

每一個十年的階段,都是影響力的擴張。從當年計畫重現失傳的服飾,到如今發展科技農業,尤瑪·達陸推行文化復興的過程,一開始總是容易遭遇質疑、也經常不被他人看好。例如當年沒有人認為,博物館有機會典藏當代原住民族重製的傳統服飾,直到尤瑪·達陸為泰雅族染織工藝開了先例,才讓這個議題被更多人看見並關注,最終亦帶動了其他部族對於自身傳統服飾的保存意識。

「就好像是在爬山,你爬得越高,看見的風景也就會不同;當你俯身向下望,你沒辦法向山底下的人群說明自己看到了什麼,自然也不會在意他們對你的評價了。」走過了三十年,尤瑪·陸始終是文化復興的先驅;她從來不會只著眼於當下,而是戒慎恐懼地考量往後的十年、二十年、五十年甚至更長遠的發展。在尤瑪·陸的身體裡,流著泰雅族M’lahu(領導者)的血脈;過去族人倚賴頭目,為部族引頸前進的方向。雖然身為女性,但如今尤瑪·達陸默默扛下部族的未來,期許自己能帶著更多有志向的部落族人,在無人行至的荒蕪之中,奮力踏出一條傳承及永續之路。

 

聯絡資訊

尤瑪·達陸

族別:泰雅族

品牌:野桐工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