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業故事
2022.02.16

沙布喇·安德烈

沙布喇·安德烈

創意必須建立在文化之上,而不是消費文化;我把自己定位成一個濾淨器,以服裝為載體,重譯原住民族的傳統文化。

臺灣時裝不能缺少原民這塊!

2009年在實踐大學服裝設計系畢業展上,沙布喇·安德烈以融合裝置藝術、歌德風與臺灣原住民族元素的系列作品,獲得畢業展第一名;同年更於紡拓會全國時裝設計競賽上,獲得冠軍,自此確立了沙布喇·安德烈的服裝設計師之路,並於2011年創立同名品牌「沙布喇·安德烈SABRA ANDRE」。

談到臺灣的時裝發展,沙布喇·安德烈語重心長地表示,許多臺灣人提到國際化,經常一開始就想拋棄自己的母體文化,卻忽略了文化是最重要的根,是做出市場差異化的第一步。

「目前原民文化工作者主要可以分成兩派,一派是尋回失傳文化的薪傳派,一派則是轉化傳統文化的創新派,我認為兩者必須並存且同等重要。」對於傳統文化的創新與轉化,沙布喇·安德烈有自己獨到的堅持與信念。「文創不僅只是將『原民文化』製成『原民商品』這種『點對點』的線狀闢係;一旦缺乏創作者自我內化的過程,商品就會變成是『文化消費』,而非『文化創意』了。」

沙布喇·安德烈表示,自己的角色是從『文化』到『商品』之間的『濾淨器』,將傳統文化中汲取到的養分,轉化重譯成新的符碼;要有三個點,才能從點到線到面,從傳統文化開創出嶄新的維度。

「我作品中的圖騰都是自己內化重製,再重新創造出來的符號,與傳統的圖騰有很大的不同。」

打破既有的符號框架、創造自己的符號意涵,沙布喇·安德烈在系列作品中一再展現自己獨樹一格的創作風格。2018年的作品便是以「XXX」作為系列名稱,將「十字繡」的主題以符號的形式來表達呈現;2019年發表的系列作品更是命名為「||||||」,將布料最基本的元素——直線條紋,結合原民文化,進化成前衛風格的時裝。沙布喇·安德烈笑道,自己的作品常讓主持人很為難,因為介紹時根本不知道『三個叉叉』或『六條直線』該怎麼唸。「文字本身也是一種符號系統,但如果我可以創造自己的符號來表達,就不需要文字來幫我說故事。」而在今年,沙布喇·安德烈回到臺東,將故鄉美麗的景色繪製成數幅油畫,並準備將畫作轉化成全新系列的時裝作品。

 

才華可以改變一個人

 沙布喇·安德烈回憶,自己國小三年級後便離開臺東,直到近年才回到部落、回到童年生活的地方,開始重新認識臺東。曾因家庭經濟壓力、被迫休學打工的經歷,讓安德烈非常清楚教育的重要性。「臺東縣是所有縣市裡原住民族比例最高的地區,許多孩子其實不喜歡念書,又常為了升學只好亂念一所學校。」沙布喇·安德烈表示,臺東縣近年開辦了新媒體互動、時尚美學設計、流行音樂表演等三個專班,讓學生能提早從國中開始,發展自己的興趣所長。其中,自己很榮幸能受邀成為時尚美學設計專班的指導老師。「在教學的過程中,我發現原住民族小孩對色彩轉化運用的敏銳度,普遍都其備極高的天賦。」

沙布喇·安德烈表示,自己在課堂上會帶領學生觀察大自然中的樹枝樹葉,以培養小朋友的色感。在某次繳交色彩作品時,有一名原民小孩的作品讓他非常驚豔;因為整體用色強烈大膽,且撞色非常高級,並非傳統的互補色與對比色,卻創造出極美的意象。當下沙布喇·安德烈便點了他上台,讓他跟大家分享創作的過程。

這件事情之後,沙布喇·安德烈才輾轉從老師那邊得知,該學生平常不太會表達語言與情緒,且原生家庭有很多問題,父親還曾是罪犯。但那次被沙布喇·安德烈點上台後,該學生因此有了成就感,並開始能夠自我肯定。對此,沙布喇·安德烈從色彩心理學的觀點來看,也許正因為不擅常以其他方式表達自己,才會用這麼強烈的顏色來抒發內在感受;在這麼小的孩子身上,能展現出未被馴化的天賦,是非常可貴的。「才華可以改變一個人!」沙布喇·安德烈堅定地說:「過去自己也曾被很多貴人幫忙,如今我希望能成為別人的貴人。」

 除了孩童教育,沙布喇·安德烈亦將目光關注在部落工坊的生計之上。他常興許多工坊合作,也是為了能延續部落的文化產業。「許多部落媽媽有很好的工藝,自己如果能夠將工作機會留給她們,她們有穩定的收入,就可以照顧好自己的孩子、孫子。」對沙布喇·安德烈來說,服裝是載體,它乘載著部落的文化底蘊、技藝的永續傳承、以及血液中就存在著的,對部族的使命感。

「符號不是當下被定義,而是後人再解讀的過程。」

「去年我在『||||||』的開幕秀之後,曾收到一名觀眾的意見,認為我把模特兒全部裹上黑布,這種作法是在歧視黑人。」沙布喇·安德烈無奈地說:「但同一件事換一個角度想,假使我的模特兒裹上的是白布,可能就不會有人質疑我歧視白人。」人與人之間,傳遞與解讀訊息的過程難免會產生誤會,藝術表現是如此,符號亦是如此;對沙布喇·安德烈而言,符號的存在亦不是當下就能被定義的。

「對我來說,時間的概念並非是長度而是厚度,一天按著一天在同一個點上,非線性流動而是並存流動著。」沙布喇·安德烈表示,原住民族傳統文化中原本並沒有所謂的文字與符號,後人透過鑽研傳統圖騰,試圖了解其被創造的脈絡,而後才賦予其代表的意義。自己現階段在做的,就是吸收文化積累下來的養分,並轉譯自己的內在感受,創造出屬於自己新的符號與圖騰。沙布喇·安德烈笑著說:「儘管現階段還不能被世人全然理解,但也許在未來的某一天,我所創造的符號與圖騰,亦能被後人解讀出更完整的內在意涵。」

薪傳與創新從來就是一體兩面、相互依存的關係;在沙布喇·安德烈的身上,我們同時看見了他對部落文化的珍惜與敬重,以及將文化投射到未來後的再製與創新。這也許正是原民文創產業,面對未來發展所能具備的態度

從來不要忘記自己文化的根;先踏穩在豐厚的基底上,再無畏地跨步向前,開創文化嶄新的篇章。

 

聯絡資訊

沙布喇·安德烈/漢明高勝忠

族別:排灣族

品牌名稱:沙布喇·安德烈